博爱花卉网

微博

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 > 微博 > 回忆重庆轮船同业公会 理事长邓华益先生

回忆重庆轮船同业公会 理事长邓华益先生

回忆重庆轮船同业公会 理事长邓华益先生

回忆重庆轮船同业公会 理事长邓华益先生

邓安澜

浩浩荡荡的长江水东流归大海,不息的波涛声永远诉说着长江航运的开拓者们的丰功伟绩。

蒋介石称卢作孚先生为“作孚兄“、赞他是”民族英雄”。毛主席也曾说过:“不能忘记搞交通运输的卢作孚”  我的父亲邓华益先生是卢作孚先生的亲密战友和助手。

父亲1913年起就进入长江航运事业,历尽艰险、道路曲折。1909年他由上海乘座“蜀通”轮经宜昌于10月29日抵达重庆,这是华人自营轮船入四川的第一次航行。

1913年他任英商白理洋行买办主管航运。1926年组组建民族资本的“九江轮船公司”。

1927年创办“渝宜华轮办事处”。联合中国航商与外商抗争。

1930年任重庆轮船同业公会理事长。1931年1月4日进入民生轮船公司并担任领导,同时尽力维护川江木船帮及中小轮船公司的利益。

在卢作孚先生的领导下,发展长江航运,开拓近海运输。投入全民抗战。团结各中国公司与外国资本、官僚资本抗争。帮助抗战时进川的浙江、江苏、湖北等轮船同业公会及轮船公司解决各项困难。

解放前夕,保护民族航运资产,迎接新中国的诞生。解放后,积极参加抗美援朝运动,实现公私合营期间。重庆轮船同业公会都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父亲被选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并被同业及各界尊称为“航业界的老英雄”。

父亲1904年6月毕业于重庆广益书院(第二期)。

1909年父亲任重庆中西德育社干事,英国人白尔理为总干事,从事中西文化交流,最后父亲为总干事。在此期间他由上海办事回渝,乘坐蒲兰田驾驶的“蜀通”轮,历经惊险,从10月19日正午由宜昌出发,29日抵渝,

停泊南岸玄坛庙狮子山时,重庆的绅士们穿衣顶帽,倾城出动,不少人用叶子烟杆的铜头去打击船钢板,发出金属响声后,大家一齐欢呼!这毕竟是华人自营轮船入川之第一次航行!“蜀通”轮船船主是蒲兰田,领江是陈兴发,买办是吴泉斋。父亲曾在重庆市政协的神仙会上讲过这次惊险航程:他还说,吴晋航先生在北京两次来信,希望父亲将此段川江首航经历写出寄全国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1911年(宣统末年)原隆茂洋行帮办白尔理与买办古学渊(重庆总商会会长古绥之的儿子,刚从日本留学归来),经重庆中西德育社总干事邓华益从中作合,于1913年(民国二年)正式向英国驻重庆领事馆注册设立白理洋行。登记资金白银五千两,设行于白象街。白尔理自任大班,皮克任帮办,古学渊、邓华益、黄云阶任买办。邓华益主管航运部。

1914年英国伦敦的天祥洋行也准备来重庆经营山货,经海关介绍与白尔理合作后,天祥汇来10万两白银,作为修建行址、仓库及营运周转之用。并寄给白尔理一本汇丰银行的空白支票,听凭支用。这样白理洋行的资金就非常富有。

为拓展川江航运,1919年(民国八年)秋起,先后增加川南、川东、川西,川北(油船)四条轮船是用英国最先进柴油机的浅水轮。这四条新船到1926年秋止,7年纯利五十万两以上。枯水期上驶到叙府,洪水期直达嘉定,该四条船曾称雄川江航运。比民生轮船公司(1925年,民国14年成立)早12年进入川江航运。川江航运大事年表(1869年一1930年)描述说:1921年白理洋行之轮“川南”长七丈五尺,是最省费最合用之汽船。

1922年“川南”汽轮于七、八、九月驶叙嘉六次。11月20日,“川南”驶叙,木船帮人禁其起货。

1926年,父亲联合爱国抗日将领,六战区司令长官,抗战牺牲的上将之一李其湘将军,好友李钰安先生买下“川东”、“川西”两轮,改名为“九江”、“合江”。正式成立民族资本的“九江轮船有限公司”并任总经理。

1926年(民国十五年)“九五”万县惨案后,国人反对外国人,白尔理与夫人以休假名义去上海后,宣布白理洋行停业,一切财产由隆茂洋行代管。父亲与好友黄云阶先生用在白理洋行的盈利共同买下黄山及清水溪良田。重庆成为陪都期间,黄山地产及房产无偿借给总统府使用,国民政府返南京后,行营肖毅肃参谋长特致信感谢!

九江轮船公司在宜昌和叙府设办事处。外国轮船公司不断涌入川江,为了和外国轮船公司抗争,团结各中国轮船公司的力量,于1927年组织成立“渝宜华轮办事处”,父亲任主任,组织各中国公司互通信息,组织货源,联合起来与外国轮船公司抗争!

1930年,经各中国轮船公司选举我父亲为“重庆轮船同业公会”理事长(前一任为赵资生先生)。担任此职务一直到1952年公会停止运行为止。历时23年,此间不领工资和车车马费,而公会职工均享受高薪。

1920年进入中国长江内河,插手长江航运的外国轮船公司,英商己达17家,美商8家,日商7家,德商5家,还有法国、俄国、挪威等。航行在长江水道的外轮多达137艘。可是敢进入川江航行的仍以怡和、太古、日清、捷江、柯克士等为主。

1947年底在重庆共有轮船同业23家。外国轮船公司与中国轮船公司、国营轮船公司与民营轮船公司、大轮船公司与小轮船公司、下江来的轮船公司与四川本地的轮船公司、川江木船帮与各轮船公司,所有各轮船公司与国民政府之间均有各种矛盾和利益冲突。要解决这些问题,轮船同业公会是公认的权威组织,最好的调解处,最快的信息通道,最能够代表各公司利益与政府沟通。抗战时的陪都,父亲例行参加长官公署的碰头会,张群、朱绍良、俞飞鹏、龚学遂、王洸等人均参加整个川江运输会议,这才是真正的指挥中心。

川军出川上前线,宜昌的物资运回,只有依靠这条黄金水道,轮船的调配和组织就显得非常重要。宜昌前线,有卢作孚先生、童少生先生指挥民生船队,但是参加抢运的还有招商局轮船有限公司、三北轮埠公司、强华、合众、大量木船队等,所有各方力量均由我父亲坐镇轮船公会,协调各轮船公司,落实各类船舶及木船帮,运兵、运粮,抢运进川机器设备、故宫文物等等。因为有功,抗战胜利后,被国民政府授予抗战胜利勋章。

我收藏了一份解放前全国各轮船同业公会理事长名单:

上海 魏文翰, 镇江 向春亭, 南京 施复昌,

芜湖 瞿鸿章, 大通 罗善夫, 安庆 史克昌,

九江 赵若斯, 汉口 徐克成, 宜昌 陈国光,

沙市 易家 , 万县 刘继光, 重庆 邓华益,

天津 盛昆山, 营口 汤传虎, 青岛 贺仁庵,

连云港 万冕, 镇海 俞序均, 鄞县 吴大烈,

永嘉 林醒民, 福州 王济贤, 厦门 陈候南,

基隆 陈德坤。

凡过年过节各同业公会均有信电往来,保持友好联系。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