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爱花卉网

基金

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 > 基金 > 南方基金张海波:应当利用资本市场 进一步促进公募基金公司做强

南方基金张海波:应当利用资本市场 进一步促进公募基金公司做强

  □南方基金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 张海波

  张海波,现任南方基金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张海波先后获得的荣誉称号有:2013年江苏省科技企业家;2016年江苏省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2018年深圳市高层次专业人才。

  2019年11月7日,国务院发布了《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做好利用外资工作的意见》,意见明确,将全面取消在华外资银行、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等金融机构业务范围限制,丰富市场供给,增强市场活力。此政策将对国内金融业的发展产生长远而深刻的影响。

  对银行业而言,我国银行业长期占据金融市场主导地位,大型国有商业银行在经历2003年汇金注资、不良资产剥离、股份制改造、上市、增发等一系列资本市场操作之后,资本实力不断增强,资产质量显著改善。从近三年的情况来看,我国五大银行的规模和资本充足率始终处于高水平,并且整体保持较好的上升势头。在2019年英国银行家杂志全球前十大商业银行排名(排名依据:一级资本、盈利能力、经营规模和经营效率等)中,工行、建行、农行、中行占据了前四席。截至2019年12月31日,五大银行合计净资产达到9.67万亿元,其中,累计从资本市场补充核心资本和其他一级资本达到1.84万亿元。连同负债融资等其他融资方式,五大银行从资本市场累计募集资金达3.49万亿元,为业务发展提供了强大资金支持。

  在大型国有银行不断借助资本市场增强资本实力的同时,其他地方银行、民营银行、城商行等也纷纷利用资本市场扩充资本实力,补充了成千上万亿计的资本金,为面对外资的进入打下坚实基础。银行业经过这些年的发展,以其雄厚的资本实力面对开放后国际金融机构的入局将丝毫不惧。

  对证券行业而言,国内头部券商领跑的整体格局已经基本形成,整体资本实力上也正稳步向国际水平靠拢。近年来在经纪业务、投资业务等传统强项收入下滑的背景下,各大头部券商为扩大融资融券、股票质押等业务规模,拓展投资银行、资产管理及海外市场等业务空间,通过各种方式寻求资本市场的支持,以实现收入增长、经营业绩稳定。同时,监管层面也鼓励券商上市,要求各证券公司重视资本补充工作,通过IPO、增资扩股等方式补充资本。多年来,以中信证券领头的多家上市券商,包括华泰、海通、国泰君安、申万宏源等,通过IPO、定增、配股、次级债等形式进行融资补充资本金,极大地扩张了自身实力。非上市券商也在筹谋拥抱资本市场,比如世纪证券、民生证券、英大证券等。2018年,华泰证券、申万宏源及西部证券均完成了上百亿元增资扩股,银河证券也发行了160亿元次级债。2019年,共有17家证券公司增加了股权资本,合计增资431.2亿元。其中有13家增资扩股,2家新上市券商,以及2家新设证券公司。根据中国证券业协会网站披露的证券公司经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133家证券公司净资产为2.02万亿元。前五大券商(中信、海通、国君、华泰、广发)的净资产达到6724.6亿元,其中从资本市场补充净资产达到3030.9亿元。加上次级债、短融、公司债、金融债等方式负债融资,五大券商累计从资本市场获得资金1.81万亿元。面对金融业的进一步对外开放,国内头部券商们也都已做好充分准备。

  对保险业而言,国内保险机构很早便积极谋求资本扩张,人保财险2003年11月在香港上市;中国人寿股份2003年12月在纽约和香港上市、2007年1月回归A股,实现“三地上市”等,除选择上市外,保险公司也在积极谋求通过多种手段提升资本实力。2004年次级债融资渠道打开后,成为保险公司融资的一个主要渠道。同时,随着监管的进一步放开,保险机构开始进一步谋求发行资本补充债以提升资本实力,2019年,中国人寿等7家保险机构发行的资本债券规模就达566.5亿元。从保险行业整体实力来看,截至2019年12月31日,我国保险公司累计净资产达到2.48万亿元,已然具备一定的抵抗外来冲击的能力。

  对公募基金行业而言,我国公募基金行业从起步到今天的二十多年间,始终保持着“受人之托、代客理财”的初心,充分发挥着防范金融风险和优化资源配置的独特功能,以国家战略为指引,切实服务实体经济,对中国经济健康、快速发展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公募基金行业已发展成为制度健全、运作规范、信托关系履行彻底、投资者权益保护充分的大众理财行业,成为“破除刚兑,普惠金融”的典范。根据中国基金业协会网站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我国公募基金公司管理资产规模就达到约25.8万亿元,其中公募基金规模约14.8万亿元。但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我国公募基金行业的资本实力仍比较弱,多是利用自身资本积累来扩充资本实力,方式简单而单一,效果也很有限。根据Wind及相关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国内净资产规模靠前的十大基金公司净资产总额仅约为680.8亿元人民币,十家合计不到100亿美元,资本实力在国内与银行、券商、保险公司相比差距巨大。对比世界巨头,也相去甚远。截至2019年12月31日,仅贝莱德(Blackrock)一家净资产就达到349亿美元,景顺(Invesco)是147亿美元,北方信托(NorthernTrustAssetManagement)是111亿美元。境内资产管理公司面对着金融业对外开放带来的冲击,需要在资本实力上做更充分的准备。

  资本实力对于资管机构的重要性不仅限于流动性的补充,夯实风险防范基础等底线作用,更是与资管机构长期发展和成长能力密切相关。对资管机构来说,未来发展布局如规模扩张、子公司设立、业务创新、产品线布局、人才激励、兼并收购、科技金融等各领域都需要大量资本消耗:业务规模的扩增需要极具竞争力的持续投入;业务创新需要强大的资本实力支撑;提升产品研发能力、快速布局产品线需要加大资本投入;为实现弯道超车,适时通过兼并收购方式补齐短板、增强实力,是资管机构未来发展亟需采取的重要手段,而兼并收购需要强大的资本实力作支撑;加强信息系统建设、深耕科技金融、提升智能化和科技水平,高水平持续投入必不可少。

  因此,资本实力是资产管理行业做大做强的重要保证。资管行业尤其是公募基金公司,应借鉴银行、证券、保险业的发展经验,通过积极筹划上市等方式,迅速扩充资本实力,突破资本约束,创造更加广阔的发展平台。公募基金管理公司作为典型的资管机构之一,肩负推动普惠金融的使命,秉持“受人之托,代人理财”的资产管理本源,以专业的投研能力和资管能力,树立了为大众理财服务的标杆。面对外来资本的进入和银行理财子公司的冲击,更要充分利用资本市场实现做大做强。

相关信息: